落雨成烟

尽日落雨落成烟,孤馆花残不忍眠

一个待在刺列坑的写手胖砸(经常爬墙)

偶尔写写原创

经常掉线玩诈尸(如果你找不到我就当我把乐乎删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是我哈哈哈哈哈
(突然的诈尸)

蹇贤思齐:

和我简直一模一样啊!😂😂😂

崇风:

是我了😃

甜匪:

同人文手的日常xx
(好了我知道了说不定只有我(•͈˽•͈)

记脑洞?

(鬼知道会不会有正文的预告)
“墨池,你的新年愿望是什么?”
“我......我的新年愿望?我希望有人......不,来生有人,愿意信我,愿意爱我......”
艮墨池靠在床边,已瘦得如同一副骨架,被毒盲的双眼不知在看向什么地方,并不能挡多少风的房室里同外面一样滴水成冰,艮墨池的被褥却仍是单薄的,露在外面的一双手冻的青紫。
毓骁把狐裘披风给他裹上,死死咬着嘴唇不出声,看向站在不远处的慕容离。
“我......我还有一个愿望......”
艮墨池又小声道,似是感受到了肩上的暖意,又把披风裹得紧了些。
“我还想再看一次烟花......虽然我看不见了,但听听声音也是可以的……”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不过我现在的身子,出去也是个累赘……”
“无事,我们带你出去。”慕容离轻声道。
毓骁默默上前,小心翼翼地抱起艮墨池,他不能见风,便又为他裹了件外套。

“你.....们?”艮墨池有些许的疑惑,把头靠在毓骁的肩上,“那......你是谁啊?”

他小心地抬起一只手,试探着抚上毓骁的脸,毓骁便也由着他。





(回家路上突然蹦出来的一个脑洞,写不写得看我的脑子最近好不好使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悄咪咪加了个tag回来๑乛◡乛๑

真的很感动 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入圈也有一段时间了,第一次看到这么精心的评论,突然就很感动
谢谢@紅衣淺複深 
也谢谢愿意花费两三分钟来看我的文的所有人
我可能不是一个特别会说话的人,但我真的谢谢大家
我爱你们♡

【夜夜谈】第三季 第五十六夜 血雀

轻度OOC预警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

——————————————————————

“你动谁也不该动阿离!”

艮墨池跪在地上,惨白着脸。

自开阳被攻破以来,佐奕被擒,他与乾元也一同被带回了遖宿王宫,这半年,他几乎没出过偏殿的院子,最远也只是去看看佐奕和乾元。

可慕容离昨日却突然中毒,是送去的点心中被下了毒,而那毒药,却是在艮墨池的院子里找到的。毓骁得知后大怒,马上就把他给押了过来。

艮墨池一向对这后宫嫔妃争宠的把戏嗤之以鼻,更别说去做了,但现下种种迹象,皆是把矛头指向了他。

虽说他不指望毓骁能相信他,但那个他唯一交付了感情的人,却无比绝情的击碎了他所有的依恋。

“最近本王看你安分守己,本不打算为难你,你居然得寸进尺了!”

“我不是……”艮墨池仰起头,刚想解释什么,却欲言又止。

他现在说什么,也不会有人信的。

当年他听从师命,制假死药送太师出宫,已被那正审问自己的人赐了八十一钉,他又是连易三主之人,论谁也不会信他的。

连他自己都不信。

“拖下去,关进地牢等候发落。”那白衣人甩袖便走,甚至不愿多看他一眼。

地牢里又湿又冷,冻得艮墨池身上钉刑时留下的疤一阵一阵的疼。

他倒没有提心吊胆的感觉。

心都死了,哪还会害怕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牢门吱呀一声开了。

毓骁走进来,手中持刀,还端着一个小盂。

“太尉说了,这毒,要下毒之人的血才能解。”

说着,利刃已经划破了艮墨池的小臂,殷红的血液顺着白皙的腕滑下来,他却好像感受不到痛了,浑身都是麻木的。

“艮墨池,你记好了,这是你应得的。”

牢门又关上了。

不知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咚地一响。

艮墨池爬起来,把那东西捡起来一看,却是个木雕的小鸟儿,想是毓骁刚刚掉在这儿的。

只消一会儿,木鸟已经被他手上的血染得红艳艳一片。

艮墨池愣了一下,记忆突然回到他刚来遖宿的时候。

那天,天上飞过一只鸟,羽毛是血一般的红,流光溢彩。毓骁好奇,一颗石子把那鸟打了下来,看着那被握在手里,腿受了伤却还扑腾个不停的鸟儿,毓骁来了兴致,问艮墨池:“这是什么鸟?”

那时他回答他:“这是血鸟,中垣的鸟儿。”

“你知道哪里有这鸟儿吗?本王想养些来。”

他摇头:“微臣不知。”

他还记得那时毓骁抓着那鸟儿跳起来,道:“我拿给阿离看看去,他定是知道的。”

那时,自己是什么心情来着?

还有开阳刚被攻破时,他去看佐奕。不小心撞上了某位侍君,回去毓骁就让他在雪地里跪到知错为止。

后来还是乾元火急火燎地跑来,拉着他回了偏殿。

罢了,本就是他狼子野心。

是他对不住毓骁。

是他配不上毓骁。

臂上的伤口已经止住了血,艮墨池看着看着,握住地上的碎石,狠狠地一划,伤处又裂开来,血色红了灰暗的地面。

艮墨池笑了笑,紧紧握住了手中血红的木鸟。

毓骁端着一碗血,刚迈进慕容离的宫殿,却见慕容离正坐在床上,同一旁的方夜说着什么。

毓骁自是高兴,把碗放下便跑过去,“阿离你没事了?”

慕容离点点头,他也注意到了桌上的碗,皱了皱眉问道:“那是什么?”

“你的药啊,”毓骁道,“太尉不是说,用下毒之人的血,就能解了这毒吗?”

慕容离心下一沉,暗叫不好。

这毒,他怎会闻不出来,只是为了应付太尉的眼线,做做样子。太尉想害谁,他怎会不清楚,他本没想着害艮墨池,他还等着赶紧解决二侄子的终身大事呢,如此一来……

慕容离披衣下床,在毓骁惊诧的目光中喝了口茶道;“艮墨池呢?”

“关地牢了。”毓骁不屑地一回头道。

慕容离差点给自己的口水呛到,猛地站起身:“这事与他无关,你快些放他出来!”

“可那毒药是在他院子里找到的啊。”

慕容离叹了口气道:“你觉得,以他的心思,下完毒还会将毒药藏在自己院里吗?”

毓骁一愣,随即出了殿门。

地牢里阴森森的,散发着浓重的血腥气。

毓骁直奔关着艮墨池的牢房,还未靠近,就见那人的囚衣被血染的鲜红,有些地方的血已经凝固,粘在了一起。听到声响,艮墨池扭过头,正对上毓骁的视线。

毓骁突然怕了。

他不敢看艮墨池的眼睛,只是颤着声道:“把他送去本王的寝宫,传医丞去瞧瞧。”

艮墨池似乎什么也没变,还是端庄的,拘谨的,安静的。

医丞也只是说,只是失血过多,调养几天便好。

但他跟以前一点都不一样了。

艮墨池开始喜欢红色。

血一样的红。

他本是一点也不喜欢红色的。

毓骁想补偿他,问他想要什么。

艮墨池道,王上送我些鸟儿吧,白色的也好,红色的也好。

毓骁应了他,只因找不来红色鸟,只给了他一院子白色的鸟儿。

过了几日,毓骁去看他,却见院里已没有了白色的鸟儿,白鸟的羽毛,全变成了血一般的暗红。

而艮墨池的腕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疤,触目惊心。

艮墨池本是蹲在地上喂鸟,见毓骁过来,抖抖衣服上的米粒站起身来。

毓骁颤着声音问他:“这鸟的羽毛是怎么染的?”

艮墨池低着头,不发一言。

毓骁一把抓住他的腕,声音不自觉地大了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我放你出来是为了让你伤害自己的?”

“你是不是觉得在身上划刀子很有意思?”

艮墨池莫不是想以此换取他的同情?

艮墨池似是被吓到了,声音中皆是惧意与疏离:“不是……王上不愿这样,我……微臣把鸟儿的毛色洗去就是……”

“来人!”毓骁一时压不下胸腔中的怒气,“将这宫中的鸟雀全部掐死!”

“王上……”艮墨池一把拽住毓骁的衣袖,似是想说什么。毓骁却未待他出声,就转身走了。

毓骁后来一直不明白,那天他是如何狠下心来,甩开那人衣袖便走的。

那天之后,艮墨池就病了。

医丞过了两天才禀报上来,毓骁听到后,扔下手里的奏章便冲了出去,一路小跑到艮墨池的宫殿。

艮墨池靠在床头,眸中毫无一丝神采,他未戴冠,只是将乌发拿发绳绑了,几缕发丝搭在额前,了无生气。

医丞小心翼翼道:“艮大人两天水米未进,怎么叫也没反应,怕是……怕是……”

毓骁猛地愣住了。

他一步一步地向他走去,像是怕吓着了那人,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艮墨池似是知道他来了,微微抬起头,看向毓骁,眼中是藏不住的哀伤,语调里却透着恐惧,像是在认错。

“王上,我不该把那些鸟儿的羽毛染上血的……”

毓骁小心地握住艮墨池的手,刚张嘴,眼泪却下来了。

“墨池……我错了……我再也不留你一个人了……”

艮墨池摇摇头,抽出手拿过枕边的一块小小的木头,递到毓骁手里。

“王上还记得血雀吗?”

毓骁一愣。

这一小块木头,雕的是只鸟儿,上面串了串碧莹莹的玉石。是当初他抓到只血雀,给艮墨池看后,艮墨池送给他的。

“这个,那天王上落我那儿了……”

艮墨池的目光飘向窗外,声音小的毓骁几乎听不见:“天枢……该是会有血雀的……”

“王上,放我走吧。”

毓骁抱着他,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湿了艮墨池的几缕发丝。

艮墨池离开的很安静。

一晚上,毓骁紧握着他的手,他的手却渐渐地凉下去,直到再也感受不到艮墨池手的温度。

第二天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艮墨池就已经离他而去了。

毓骁抱着他,泪砸在暗红色的木鸟上。

三日后,艮墨池下葬。

毓骁顺了他的意,将他葬在枢居的后山上。

仲堃仪听说后,不发一言,只是又刻了一座排位,让骆珉放在了艮墨池还未入世时住着的房中。

又一年深秋。

毓骁独自立于艮墨池墓碑前,手中紧握着血色的木鸟。

墨池,血雀飞走了。

血雀再也没来过遖宿。


【恋与小哭包】蹇光·时光之约


天雷滚滚玛丽苏2333

NPC名字是我瞎起的

————————————————————

春节特别活动 
获得限定羁绊【蹇宾·时间齿轮】 
即可激活【蹇宾拍摄副本·时光之约】

 

 

恭喜您获得春节限定羁绊
【蹇宾·时间齿轮】
蹇宾拍摄副本【时光之约】已开启



-Touch to start-




-0-
  时钟里的齿轮总是在转动着,支配着时间。
  人们总是在赴一场又一场约定,从生命之约,到死亡之约。

    那么,让我带你去赴一场时光的约定。

-1-
  夜已深,漆黑的天幕中几颗稀落的星子,陵光裹紧外套,纤长的手指紧紧地攥着发黄的信纸,疾步向前走着。

    信上没有署名,寄信人写的一手漂亮的仿宋字,赏心悦目。信的内容却是触目惊心。
  信上详细地记录了天璇自天玑投资以来的每一笔支出和收入,甚至不少内部资料也有泄露的迹象。
  信的结尾还请陵光去见面,地址也留下了,时间却定在了午夜时分。

这次见面,危险得显而易见。写着赴约,却是赤裸裸的威胁。
  风飒飒作响,陵光心里的不安又多了一分。

-2-
  周围的空气忽地凝住,黑色西服的男子不紧不慢地走着,行至陵光身后,手指抚上陵光柔软的发。
    地上的落叶又被风吹起,陵光感受到头顶温暖的触感,回头看去,正对上蹇宾毫无波澜的眸子。

“大半夜的,你一个人要干什么?”

蹇宾冷着脸,目视前方,语气里听不出情绪。

陵光有些尴尬的低下头,轻声道:“有人约我见面。”

蹇宾皱了皱眉:“什么人?真会选时间。”

陵光内心小小地挣扎了一下,抬起头,把信递给蹇宾,“天璇的资料有泄露的迹象,天玑才刚刚投资,我怕……怕再出什么岔子。”

蹇宾展开信纸,把信的内容浏览了一遍。

他把信还给陵光,极其自然地揽住他的肩膀,唇边是若有若无的笑意。

“既是他邀请了,哪有不赴约的道理?”

 

-3-

陵光看着摆在桌上的录音笔,摁下播放键。

录音是电波的滴滴声,时长时短。

陵光一脸疑惑的听了两三遍,向蹇宾投去求助的眼神。蹇宾拿过录音笔播放一遍,轻声道:“摩斯电码。”

陵光得到点拨,从包里掏出一张白纸,根据电波的长短画出黑线。一张纸画的密密麻麻。陵光看着纸上长短不一的线段,仍是不明白。

蹇宾拿过白纸,逐字逐句地翻译起来。

“T-I-A-N-X-U-A-N -W-I-L-L- G-O- B-A-N-K-R-U-P-T- I-N- T-H-R-E-E- M-O-N-T-H-S-A-S-S-I-S-T-A-N-T-W-I-L-L-R-E-P-L-A-C-E- P-R-E-S-I-D-E-N-T”

“TianXuan will go bankrupt in three months,assistant will replace president.”

“天璇将于三个月后破产,助理将取代总裁。”

陵光的脸唰地变得惨白。

 

-4-

虽说天璇才刚刚恢复工作,但陵光也算是天璇的总裁,他的总裁助理,是从小和他一同长大的好友阮戈。

这录音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白。

阮戈想要夺走天璇,并且已经窃取了公司相当一部分的机密。

陵光脸色煞白地靠在座椅上。

他不可能撤阮戈的职,公司的机密,一部分股份,甚至许多客户的资料都在他手里,阮戈可以一点一点地毁掉天璇。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蹇宾冷冰冰的声音传来,看着陵光,还是放软了声音道,“或许,我可以带你去时光里找他。”

 

-5-

陵光看到了天玑刚刚投资天璇时的他和阮戈,那时的他无比惊喜,却忽略了阮戈当时阴沉的目光。

陵光看到了他每次问阮戈该怎么做时阮戈敷衍的神情。

蹇宾握着他的手,去触碰第一幅画面。那是天玑刚刚投资天璇的时候。

陵光看着面前的阮戈,他正一脸平静地站着,似乎天玑投资这么大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一样。

陵光咳嗽两声,终于鼓足了勇气道:“阮戈,从明天起你的职务就由方宁接任吧。”

他不得不承认他无法直面阮戈又惊又怒的目光。

忽然,陵光感到身子一轻,眼睛一闭,又回到了见面地。

蹇宾看着他,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可他突然就哭了出来。

“蹇宾,你有没有放不下的人?”

蹇宾有一瞬间的晃神,伸出手抹去陵光的泪水,将他揽入怀中。

“总会有人,淌在时光中不愿离去,却又不得不离去。”

“总会有人,杵在时光里,生根,发芽。”

“总会有人,牵住你的手,带你走过时光的桥。”

“不管他们怎么样。”

“他们都是,或曾经是爱你的人。”

 

 

-6-

一个月后,天璇公司楼下。

蹇宾摇下车窗,难得的给了陵光一个微笑。

“好好工作。”

陵光也笑着,明艳如春花。

“当然。”



—— 蹇宾拍摄副本·完——

剩余【执明拍摄副本】尚未开启

敬请期待

——————————————————————

艾玛我今天咋这么勤快2333

新年快乐~

【言白】大概是个狗年贺文?

轻微OOC
吃醋白预警
欢脱向
糖,绝对糖
————————————————
李泽言又双叒叕看见窗子被银杏叶盖的一丝儿光都透不过来,李泽言的嘴角抽了抽,这种幼稚的事,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哪个熊孩子干的。

走到窗前,把窗子打开,李泽言就被银杏叶pia地糊了一脸。这一幕又恰巧被进来送文件的魏谦给撞见。

哦凑我现在要干什么走过去吗那样可能会死但我又不能不过去总裁会不会扣我的工资完蛋了完蛋了我还要养家糊口咋办所以我到底过去还是不过去?

魏谦的内心直接演了一出大起大落落落落落落落的年度大戏。

李泽言对着窗子,冷着脸道:“白起,过来。”

远处的白起踏风而来,脸上挂着张扬的笑,蹬着窗台看着李泽言和一屋子的银杏叶,一副计谋得逞的样子。

“怎么了?不是你说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吗?”

李泽言在心里骂了无数句敲里吗,出于人设不能崩塌的职业素养没有骂出声来。

这熊孩子果然还在计较前天他送悠然上班还送她回家,末了还在悠然家给人小姑娘做晚饭的事。

白起知道之后就不愿意了,跟李泽言怄了半天的气。

然后李泽言这个钢铁直男就来了句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结果呢?

李总裁你这样是会注孤生的你知道伐。

李泽言看着白起,咳嗽了两声道:“以后你上下班回家别用飞的了,我送你。”

白起坐在窗台上踢腾腿。

“以后你不用做饭了,我给你做。话说回来,你会做饭吗?”

白起一言不发的坐地上玩银杏叶。

“不过......”李泽言一顿,“你以后直接住到我家里去,也不是不可以。”

李泽言似乎是嫌说的不够,又伸手揉了揉白起软软的发顶。

白起的脸唰的一红。

门口目睹了全程的魏谦被吓的差点扔了手里的瓜。

悠然:MMP说好的我是女主呢。

华锐员工食堂最近的菜都弥漫着一股狗粮味呢。

魏谦表示,嗯,狗年到了。

新年快乐!!!

您的甜饼大礼包正在派送中(。・ω・。)ノ♡

包子希:

请大家拭目以待!!!

我啊陈小白:

天璇礼部春节特别活动
活动得限定羁绊【慕容离·夜半星辰】
即可激活【慕容离拍摄副本·你的方向】

“我和你走,就是方向。”

鲸落HAN:

【新年联文搞事情】
【用恋与制作人打开all光】
【圈地自萌   不喜勿入   无任何恶意冒犯】
——————————————————
亲爱的天璇子民~
新年限定羁绊正式上线(≧▽≦)
未来几天时间内随机掉落    请天璇子民注意查收⊙ω⊙
获得限定羁绊    即可激活限定拍摄副本
敬请期待(●✿∀✿●)
感谢主创写手⊙▽⊙
@我啊陈小白    @包子希    @落雨成烟
图片来自不才在下我     喜欢自取≥﹏≤
【本次活动人选以报名时间为准】
【错过这次机会的小伙伴不要伤心哦】
【我们还有很多搞事情的机会   笔芯😘】
                                     

                                            ——天璇礼部


道系少女道系文手😂
我一心向道(๑‾ ꇴ ‾๑)

有有:

我!佛系少女,道系写文。嘿嘿嘿






@七月啊啊啊啊啊啊! B站盗图,不要怪我😂😂😂😂

【执光】A Little Love

    建议配合BGM冯曦妤-A Little Love 食用

    旅行青蛙梗,OOC属于我

    无脑甜宠系列

————————————————————————————

    执明是只呱,住在他主人的手机里。

    执明是只热爱混吃等死的呱,就算主人把行李全给他准备好,桌子上给他摆满各种吃的穿的用的,他也懒得出去,整天就搁家削削木头吃吃饭写写日记看看书,呃,看看书划掉。

    有一天,执明突然发现手机里多出了另外一只呱,主人好像叫他陵光。

    不对啊他家主人手机不是安卓系统啊说好了一个手机只能养一只呱呢?

    主人会不会从此就抛弃他另宠新呱了?

    执明想想就觉得阔怕,饭也不吃了木头也不削了日记也不写了,准备去侦查一下这只新来的叫陵光的呱。

    两只呱其实住的还蛮近的,执明的房墙抵着陵光的院墙。

    远远的看过去院子里绿油油的一片,地里全是三叶草,三叶草丛里有个紫色的小肉团,一头波西米亚大波浪,脑袋后面还挂着几根bulingbuling的羽毛,包子脸圆鼓鼓的,看起来软乎乎的很可爱。在三叶草丛里一扭一扭的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哎嘿这新来的小青蛙还是个小美人。

    执明一爪一颗三叶草挡住自己,额前的一绺紫毛晃啊晃,迈开小短腿一步一步朝陵光的方向挪动。

    离陵光还有一小步远时,那只卷毛小青蛙唰的拔出爪里的小匕首,指着执明,吓得执明爪里的三叶草直接掉地上了。

    哇塞小美人怎么这么凶!?

    不过小美人真好看嘿嘿嘿。

    呱妈一打开游戏就看到了这画风清奇的一幕:紫色的呱拿他旅行带回来的的小匕首指着紫色刘海的黑色呱,两只呱咕咕呱呱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勒个去我啥都没干呢这俩小东西就勾搭上了?

    呱妈表示心塞塞。

    执明那边,已经开始了讨好陵光一百式。

    没错你没听错,讨好陵光一百式。这只黑色的呱对紫色的呱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好感,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小陵光小陵光,你看我给你削了颗心!”

    “小陵光小陵光,你看我给你画了只乌龟!”

    “小陵光小陵光……”

    陵光只有一个想法,这呱莫不是个傻子。

    呱妈把他领养回来,让他住在另一只呱的隔壁,虽然他还没见过那只住在他隔壁叫执明的呱,但是听来串门的蜗牛说,这是只喜欢混吃等死的呱。

    哼哼混吃等死什么的最讨厌了,你看人家住在隔壁手机里的小葱,天天多勤快。

    嗯……不过……听说小葱前几天被住他旁边的方方土给薅了,陵光都几天没见着他了。

    得防着那个执明。陵光一边磨爪里的小匕首一边想。

    结果陵光才搬过来第二天就被执明缠上了。

    这一缠还特么跟嚼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陵光把爪里的小匕首磨得呲喇呲喇响。

    结果有那么一天,陵光背上小包袱准备出门去浪,刚一打开房间门就duang地撞到了一个黑色的肉团子上。

    那执明又过来了。

    陵光扭头看了一眼堆了一房间的吃的喝的用的玩的,没错全是执明送的。陵光默默叹气,呱了一声问道:“你又来干嘛?”

    “我来看小陵光啊。”

    陵光翻了个要上天的白眼,脚蹼还没迈开就被执明擩了一脸四叶草。

    “小陵光小陵光,你看你看一大把四叶草!”

    “全都送给你,你今晚上来跟我住好不好?”

    陵光又翻了个要上天的白眼,但是当天晚上就真的跟执明一块儿住了。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

    据呱妈回忆,之后很快呱妈就收获了N只小小陵光和小小执明,升级做了呱奶奶。

    呱妈:我养的呱比我脱单还早怎么办?在线等,不着急。